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矛盾又神秘,发行影院工作人员“除夕夜”实录

[复制链接]
fh137 发表于 2019-2-8 23: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15年除夕之夜,在一座省会从事驻地发行工作的阿拾并未返乡,他们公司发行的两部影片将在翌日,即农历大年初一上映。赶在傍晚之前,对于给自己影片排片相对较少的几家影院的经理,她都已经都打过电话或者发过信息。



5c5da532afec9d1e5bc18ea5.jpg



不过,这并非是发行人员在除夕夜所做的最后工作。从2019年往回看,四五年前的春节档仍旧属于电影市场的“前当代”,那时数据尚不能通过一个手机app完全查到,每天询问、总结、分析上报各影院上映数据是发行人员,尤其是驻地发行人员的最重要工作内容之一。除夕夜,影院放假,但这一天的白天仍有不少场次,所以,一旦有自己公司影片上映便需要24小时在岗的发行人员,在这一天的晚上自然亦难以轻易休息。


阿拾出门去还在营业的超市简单选了点吃的,然后回到租住的地方,在电脑上打开表格,以及视频网站——毕竟十分钟后,春节晚会就要开始了。


5c5da532afec9d1e5bc18ea6.jpg



在那个时候,除夕夜的数据分析尤其重要,因为电影春节档的火爆,在两年前已经形成。除夕夜的一系列工作,让她得以在第二天的“火爆中”,有的放矢。


如果在这几年的春节期间选一个最热闹的场所,那么电影院一定能够入选。即使在线选座软件如猫眼、淘票票早已在电影观众中间普及,但很多影院的农历新年期间,我们仍然会有机会看到可相比于火车站购票大厅的排队景象。


构成“热闹”的,除了作为行业阵地端的电影院内的景象,还有数据。由农历大年初一领衔的春节假期,是电影行业一年中最为关键和火热的时节,以2018年为例,2018年度内地总票房约610亿元,其中春节假期七天票房约为60亿元,占到全年数字的十分之一。


在大多数行业暂时歇业以享受一年中最重要假期的七天里,一骑绝尘的电影行业用景象和数字堆砌出繁华,在繁华背后,当然是行业中一线从业者悖于其他行业多数人作息路线的壮观轨迹。


5c5da532afec9d1e5bc18ea7.jpg



这条轨迹的主语是电影行业的一线从业者,包括电影发行人员、影院工作人员;而既是尾声,又是开端的除夕夜,即春节档正式揭开帷幕的前夜,则洋溢着一种让从业者激动到绕不开却似乎又越来越无足轻重的仪式感。既矛盾,又神秘。


发行:盼望大年初一


“今年真是很难”,阿拾对自己在2019年春节档的发行工作如此一言以蔽之,即使他们公司所发行的影片,在同期的所有大片里,位列一线阵营。


5c5da532afec9d1e5bc18ea8.jpg



今年春节档,对于入局的发行公司而言,竞争对手多,种种超乎想象的乱象也多。这让位于发行一线的从业者们,既感觉到压力,同时不可避免地又有些无所适从。


就如今来说,除夕是春节档发行工作的尾声,作为格斗场的大年初一则是发行成绩的揭晓,代表着一种努力的结果。“我们现在都盼望着赶紧到初一吧”,阿拾说。


相比于前几年,这两年春节档发行工作被大范围前置了。除夕前十天左右,春节新片的排片格局就基本已经确定,“片子一排出来,也就开始预售了,等观众买了票,再加上各个片子的片长也不同,所以到了大年初一就几无调整的空间和可能了”。


进入1月下旬,原本在春节档新片中位属二线阵营的喜剧电影《情圣2》突然宣布撤档,其撤档后留下的个位数排片空间在第一时间便被其他大片分食殆尽。


5c5da532afec9d1e5bc18ea9.jpg



早胜于迟、快胜于慢,阿拾从元旦开始跑影院启动发行工作,但已经感觉到很被动,作为竞争对手的某部大片已经在各影院跑了一圈,且“直接砸钱要走了一些影城的至少百分之二十的场次”。


“每个人需要沟通的影城,少则四五十家,多则两三百家,这么挨个去联系,至少每两天联系一遍,就这样的频率,也已经满足不了我们的排片需求。”不过,幸好自己的影片属于第一梯队,第二梯队中的影片,都基本上已经没什么空间了。


同样是忙碌,但工作节奏一旦被打乱,压力便会剧增,所以,同样的忙碌之下,阿拾对几年前的春节档心有怀念。


虽然往前数四年,那年的春节档,她和她所在的公司曾经同时发行了两部影片。那个除夕夜,她自然没能回家过年,只能独自在作为异乡的省会城市的冷清超市里找吃的,而那天晚上七八点钟还在营业的超市要费很大劲才能找到。


5c5da532afec9d1e5bc18eaa.jpg



“但还是以前比较好干,一是考核没那么严厉,二是竞争没那么激烈。”更重要的是,从节奏来说,那个时候春节档的发行工作至少看起来是有章可循的,而往后的,则是套路越来越花样百出,让人有点措手不及的几年。


那个时候的除夕,只是发行工作的一个重要节点,过了除夕夜,在往后的六七天,发行仍有可为。


“以前因为数据不透明,所以在影片上映期间,下午都是跑到影城,找值班经理要数据,每天晚上打电话统计票房,看卖得好不好。”对于发行人员来说,除夕夜在全年里倒是个例外,因为影院在除夕这天放假早,晚上一般就不营业了。“但初一就又得加紧跑影院,看上座,协调改排片加场。”阿拾说道。


5c5da532afec9d1e5bc18eab.jpg



而具体到今年,对于春节档影片的发行人员来说,除夕夜的到来则意味着他们的发行工作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现在的讯息太发达了,市场给出的反馈很快,初二、初三影院就会根据市场和口碑的反应自己去调整了,过了除夕,发行层面能影响的事情实际上就很小了”,阿拾说,“虽然从公司的层面,肯定还是会让我们尽力去争取和沟通。”


过去和现在的除夕夜,如果可以找个相同点的话,那就是都得发一条拜年短信,如果是发给影院人员,就含蓄地提一句自己的片子。但在春节档前夜这看似重要的晚上,作为一个发行人员,可做的也就仅限于此了,毕竟不能因为工作对人家的大年夜造成打扰。


影院:最紧张状态正式开启


和阿拾一样,在去年春节档发行过一部喜剧片的胡尘同样认为在节日档期尤其是春节档,先机重于节奏。除夕夜或许曾是节奏的一部分,但对如今的发行来说,自然是离“先机”太远。


5c5da532afec9d1e5bc18eac.jpg



当被问到除夕夜公司领导会不会在微信群里催促员工继续沟通做最后一搏的时候,胡尘认为这种问题并没有太大价值。


“不会在大年三十晚上还找影院经理沟通排片的,太生硬了。”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在同一台春晚和同一桌年夜饭的同此祥和喜庆里,工作群里也不会有过多的讨论。


在除夕夜,大家只会静等翌日数字的陨落或喷薄。


5c5da532afec9d1e5bc18ead.jpg



按常理说,把体量大致相同的不同影片投放到影院的发行一方该更有压力才对。但实情并非如此。


人们更多关注发行方之间的激烈厮杀,因为发行方是以影片为标识,从十来部影片的角度去观察春节档战场,这战场战局是简洁鲜明的,跳出的数字亦庞大且令人振奋。


而不论是战局还是数字,一旦被全国一万多家影院所稀释,就会变得繁复而沉闷。由此,在热闹的春节档承载现实中热闹景象的影院,虽然看起来较发行方更强势,但在舆论中,却又是相对容易被忽视的一方,模糊又被动。


在春节档,影院的紧张姿态自然也是模糊的,是一种融化在日常里的冷暖自知。


以除夕夜为分界点,对于发行人员来说,面向春节档的紧张工作基本告一段落,而影院的紧张工作却要在此夜过后正式开启。


曾经在院线工作的H觉得影院的紧张,来源于对春节假期每天票房产出能否最大化的担心,在排片工作中,一旦选择有失误,就会被附近的影院“捡漏”,收益自然就会受损。


5c5da532afec9d1e5bc18eae.gif



另一方面,不止手握排片权的决策者,影院所有工作人员在除夕夜往后的几天里,都须用辛劳来直面电影市场所带来的火爆场景。这样看,暂时祥和的除夕夜,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大战前的短暂休整。


而更容易被忽视的偏远地区的县镇影院,硬盘、密钥、阵地物料这样看似琐碎的事,也是容易形成节前紧张气氛的诱因。这些影院的春节档票房产出,单拎出来,对于影片而言是无足轻重的,但对于它们自己来说,却无比重要。


H还记得,2013年除夕,刚好是他在公司值班,当时他所在的院线是把影片硬盘刻录成一百多块硬盘,然后快递到各地的影院,有一家影院来不及收到要在大年初一上映的某部新片,便在除夕的下午驱车一百多公里,到院线公司来取,他们抵达的时间是傍晚,寒暄和感谢之后,H独自在夜色里赶火车回家过年。那是让他最为印象深刻的一个除夕之夜。


除夕:头部档期前夜,唯一静谧祥和


H的印象里,2013年是电影春节档的起点。在2013年取得12.5亿票房的《西游降魔篇》之前,春节虽也有不错的影片上映,但整体的规模体量与2013年之后的春节档新片不可同日而语。


5c5da532afec9d1e5bc18eaf.jpg



从2013年到2019年,春节档从传统的所谓“贺岁档”中剥离出来,成为独立且渐趋重要的电影档期,到2018年凭借《红海行动》与《唐人街探案》的出色表现,更一跃成为无可争议的头部档期。


而自2018年开始,国产片中的头部内容越来越集中于头部档期的情况也在加重。以2018年为例,单片票房在10亿元以上的八部国产片,跨春节、五一、暑期、国庆四个档期,票房总计约190亿,其中有三部选择在春节档上映,这三部影片(《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票房合计93亿,在八部国产片中占比约49%,将近一半。


5c5da532afec9d1e5bc18eb0.jpg



从2019年的国产新片整体情况来看,这种“马太效应”式的集中无疑更为明显。


“今年,每个片方都觉得场次难要,都特别难受,但片方还是觉得春节档容量大,认为即使投入巨大,收益也可观”,阿拾的总结如除夕夜本身一样满是冲突感。


H则如此总结:“头部内容挤占头部档期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会导致一年当中的其他时间影院没什么国产大片可放,这长期来看,对影院自然是不利的,很多影院大概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春节档坐地起价也好、紧张排片也好,都有点儿‘孤注一掷’的意思。”


5c5da532afec9d1e5bc18eb1.gif



这样看,“特别难受”也好,“孤注一掷”也好,除夕,作为头部档期的前夜,对于以这些壮烈词眼儿修饰的影院和发行方来说,其实是浓烈硝烟中难得的偃旗息鼓,恐怕也是即将到来的这一组传统节日中仅见的静谧祥和。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一起拍电影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79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1421帖子

商务咨询Archiver小黑屋

卫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