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赶着毕业的我,却在洗澡时晕了过去

[复制链接]
Amour荒年 发表于 2019-5-21 19: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Photo by camilo jimenez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鳕鱼


2018年2月19日,戊戌年正月初四,下午七点半。


赶着毕业的我肝完一段毕业论文,心满意足地保存了文档。没有暖气的南方室内温度偏低,在客厅码字的代价是手脚冰凉,为了提升码字速度,我捡了一堆衣服美滋滋地去洗澡。


家里的热水器接着煤气罐,都安在卫生间,和浴室一墙之隔。拧开热水器上的煤气开关后,我习惯性地打开了排风扇,还合上了卫生间的门。


5ce3dba44c1b7705bf50e106.jpg

家里卫生间和浴室的格局丨作者供图


走进浴室,我把浴霸风暖调开,并打开窗户,拉严窗帘,调好水温,万事正常。搓完头皮以后,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还闷闷的,于是把浴室门拧开一条缝[1],然后抓紧时间冲干净身上的泡沫,寻思着快点换衣服出去透气……


但是一切还没来得及,我就晕了过去。


晕晕乎乎的,我被送上了救护车


黑暗的世界里一切都很安静,连心跳的声音都没有。适应一下后可以察觉到有一些光点,慢慢靠近可以看到很多亮亮的方形碎片,我很中意右下角的那个。


我朝右下角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特别吵闹的声音,我下意识地觉得那个声音特别讨厌,于是更想转移到安静的方块里,正在努力的时候,我感觉胸口被人锤了一下[2]。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往身体里灌,那种感觉,像有很多蚂蚁在爬,又像是在被火焰灼烧。之后的一段时间眼泪一直往外冒,我在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要到这么吵的地方,这是哪里,我还能回那个安静的地方吗?


开始感觉到身体被碰触,我打心底觉得很讨厌。眼前有特别亮的光,大概是医生在给我检查眼睛,所以这阵亮光后忽然觉得安心许多。这时爸爸开始喊我名字,“如果听得到就眨眼”,我很努力地眨了一下眼,心里想的是“给你们回应快别吵了也别碰我了”。


之后我就被送上了救护车。


在此咳血插播一个真人真事:


我在救护车里吸上氧之后……


医生:“多少岁了?”


姑父:“29?”


奶奶:“24!”


我内心:“22!”


医生:“怀孕了吗?”


姑父:“没有呢,还在读书。”


医生:“24了还不生?”


我内心:“劳资现在就要弹起来!”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吸上稳定的氧气后,我开始逐渐恢复知觉,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刺痛,并抽搐式发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我感觉自己就是在疯狂地抽搐,没有一处肌肉受自己控制。


我听见唯一的在场证人奶奶正被医生询问情况:“有没有摔倒?”


“没听到声音,好像摔了?”


“没有摔!”我摇着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说出事件后第一句话。


脑子重要,还是治病吧!


看着一堆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觉得自己也太能给别人带去麻烦了,大过年的发生意外已经够惨了,连累家人,还连累值班的医生护士。“大过年的辛苦你们了”迷迷糊糊的我对弯腰不知道帮我调什么的护士说,护士小姐姐回了我一句“没事,我们习惯了”,当时真的觉得他们是白衣天使,救了我狗命。


一些基础检查后,我进了核磁共振室,之后被推进了高压氧舱,开始紧急治疗。那晚大概下着雨,印象里地面很湿,户外特别冷,我在路上忍不住吐了一滩污物。从急诊室转移到高压氧舱的路其实不长,但对我而言,却长得令人不安,彼时的我只想缩在一个温暖光亮的地方。


5ce3dba44c1b7705bf50e107.gif

此刻的我,需要温暖丨 giphy


进行高压氧前,医生示意我如果耳朵不舒服要记得鼓嘴或者喝水。加压过程中,我的耳膜痛得像被刺破了,我示意不舒服,陪同的爸爸和对讲器里的医生示意要鼓嘴,我试了下感觉全无效果,于是就这么疼着、躺着、被按着完成了整个升压过程。


进一步恢复意识后,我感到一阵恶心,爬起来吐。那天洗澡之前我吃了榴莲,可怜我那不喜榴莲的老父亲被闷在高压氧舱里熏了几十分钟。喝过水后,我感觉耳朵好一些了,意识也基本都回来了。在意识快速恢复的过程中,我眼前晃过的第一个单词是“microbiome”,事后琢磨可能因为那是显微镜电脑开机密码……总之,眼前出现了很多字母符号,有时在正中间,有时像满屏滚动的弹幕,有点像电脑死机后重启的显示屏……


5ce3dba44c1b7705bf50e108.gif

我的眼前一片杂乱丨 giphy


之后被转移到病床做后续检查,断断续续听到医生说很可能会有后遗症,至少需要留院观察十天的时候,作为脑力工作者的我真的哀莫大于心死,满心想着“我不要延毕啊!”。


一直在思考自己以后怎么办,面临毕业和升学,心态几乎崩了,但是想想家人担心的脸,就觉得自己总要咬咬牙挺过去再说。当妈妈对医生表示我还得赶回去念书,不能治那么久时,可能我觉得脑子要紧,于是吼了一句“治!”


大冬天的,我不是唯一一个煤气中毒的人


医生离开后,家人守着我,姑父劝我闭上眼休息会儿,我摇了摇头说怕。之后我又清醒了点,于是跟大家说:“我在狗年捡回一条狗命,你们都回去休息吧。”那一夜我吊着针,吓得一宿没合眼,第二天大清早就跟导师说明情况请假,表示自己会尽量按期毕业,然后就吸氧、抽血常规检查顺便焦虑。


我的情况比较严重,医生建议治疗两个疗程,也就是说除了急诊之外,我还要住院十天、做二十次高压氧我在事后得知,冬天一氧化碳中毒的人很多,我的一位同学正好在这医院当护士,她告诉我大年三十就收了七个。隔壁床的阿姨是在空调房里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人就失去知觉了。


5ce3dba44c1b7705bf50e109.gif

看来不止我一个晕过去了丨 giphy


按理来说,所有这样进来的病人都该住院观察十天,然而大部分人都只是吸高压氧、吊针顺便吸氧就回家休息了。我出于对脑损伤的恐惧,坚持住在医院三四天,直到病房来了其他病人才回家休息。


第一个疗程要配合输液,于是我手背静脉连着被扎了十一针,左手挨了八针,右手三针,因为我想着右手多少还要留着拿鼠标补实验之类的。输液的时候我很容易睡着,有一次老爸在边上划手机表示会替我看好点滴,结果当我再睁眼一看不单是点滴瓶全空了,最低液面已经滑到离针头十厘米左右的位置了。我停了点滴,喊了老爸一声,用手机默默拍下液面和后面老爸的表情,心想这应该是不错的表情包。


出院以后每天还是要赶公车去吸高压氧,第一个疗程还要老妈陪,后面自理没问题了就开始自己去,为了赶快康复一天也没迟到。


5ce3dba44c1b7705bf50e10a.gif

为了脑子,冲呀 丨 giphy


为了能按期毕业,我在家时就整理一下论文,想想大概什么时候回实验室补实验。至于高压氧舱,由于里面严禁任何电子产品,大家都是看书或者聊天。我为了升学考试时少丢人,每天都努力看《普通生态学》,但是不知是着急还是脑子没跟上,一直边看边忘。事实证明世界还是没啥奇迹可言的,生态学我花了最多时间复习,却没够上分数线,第一志愿没上。然而塞翁失马,后面经历一些波折我还是被顺利调剂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我很感激。至少我顺利毕业升学了,我还拥有情感意识。


这件事还有后续


这次经历后,我变得对空气很敏感,容易晕车,在密闭空间特别容易吐。不过因为学校和专业的关系,我常驻的地方绿化度都很高,所以算是慢慢缓过来了。



为了增强体质,2018年下半年我还开始游泳健身来着,于是暴露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我的肢体协调性变差不少,原来的平衡达人现在偶尔站不稳,对于身体肌肉的控制也不如以往。而且记忆一度很混乱,没办法分清现实生活和梦境,进医院的后几天我都觉得这是一场噩梦,试图醒过来。


5ce3dba44c1b7705bf50e10b.gif

游泳暴露了我的协调性变差 丨 giphy


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我忘记了一些平常交集不多的人,以及我经常听不懂人说话,往往需要别人重复四五遍才能想起来那词是啥意思……头疼都是经常性的了。当时奶奶指挥弟弟妹妹把我抬到床上的操作可能不太对,或者那时人开始僵硬了经不起折腾,也可能是以前积劳成疾,后面去医院拍片时发现颈椎有点错位、侧弯、反弓。这些在论文送审以后都慢慢在治疗。


总体来说我能毕业真的非常幸运,升学考试前我每天上午补实验,下午赶论文,晚上看书——自己辛苦是肯定的,但幸运的是有一群好伙伴帮我分担了不少工作量,所以我学到一点就是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不要一个人硬扛,要向亲友适时地寻求帮助。


新一轮毕业季来了,虽然写得有点晚,但是时隔一年想来多少有点感慨,把这个经历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多关注自己的健康状态,多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光。


春天来了,农学博士要加油爬山种地鸭!


[1] 其实开门这个举动很微妙。我奶奶在我开门时就注意到我了,随后水声停止人却一直没出来,所以就进去查看并发现了昏迷的我。


[2] 当时感觉被谁锤一下是我奶奶学着电视再给我做心肺复苏,知道真相的我被这个吓得不轻,因为心肺复苏是给已经停止呼吸的人做的,这个操作很容易导致肋骨骨折甚至戳进内脏。


医生点评



曹菊,北京和睦家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


作者真的是很幸运地及时被奶奶发现,虽然白白被锤了一下,但也还算抢救及时,并顺利升学。


煤气中毒其实准确地说是一氧化碳中毒,一氧化碳抢占血红蛋白的能力是氧气的240倍,它使氧气不能被有效运输与利用,让人出现缺氧的表现。脑子需氧最多,表现最明显,轻者头痛、头晕、恶心,重者昏迷、晕厥、抽搐。作者后续的协调性变差、记忆问题等等与迟发型神经精神综合征有关,这些奇怪的改变可能会持续1年或更久。


煤气中毒的处理方法主要靠氧气和一氧化碳竞争血红蛋白,说白了就是立即脱离一氧化碳来源和多吸氧气。像作者寻思着快点出去透气是对的,但如果能把浴室门彻底打开,而不是一条缝,裹着浴巾立刻出来可能会更好。


一氧化碳中毒时,每呼吸空气250~320分钟能清除掉血里一半的一氧化碳,高流量吸氧大约需要90分钟,呼吸100%高压氧时大概是30分钟,这就是为什么作者上了救护车就开始吸氧。高压氧一般用于重度中毒患者,越早开始越好。作者很幸运,一点没有耽误。多说一句,高压氧舱最常见的副作用就是高压造成的耳膜痛,咽鼓管通气动作有助于缓解,但这是说捏鼻鼓气,而不止是鼓嘴。


最需要强调的是预防。一氧化碳无色无味,无法被感受到,常来自于工作异常的燃气或燃油炉、炭火烤架、露营炉具、没熄火的汽车。应该经常检查家里燃气灶的通风是否良好,不在室内、地下室等通风不畅的地方用炭火烤架,汽车在车库里及时熄火。再者,我们还有家用一氧化碳报警器,可以及时发现危险。


本文来自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鳕鱼,编辑:黎小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果壳©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000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1473帖子

商务咨询Archiver小黑屋

卫报中文网